路人马甲FZ

可食用蟹(2)

陪爸妈出游冻得瑟瑟发抖归来终于可以更啦。

国际惯例预警一下,西皮略倾向布鲁游前提下的ALL游。肯定OOC,可能没通常意义的肉。

以上

无图,等可以摸板子浪小黄图了再补上。


P1-2小意达的花儿

 

不动游星的故事开始得更早一些。

弧线摇篮事件后半年,中央处理机设计和建造终于进入正轨,然而这时候频繁的实验室事故出现了。

出问题的并不是机械,而是人。

最开始只是组员间闲聊里的抱怨,说值夜班的工作特别辛苦,明明没有做什么莫名的累。人员班次替换掉还是没有任何改善,新替换上去的成员纷纷在用餐时候打起哈欠。空气质量射线情况检测没检查出任何问题,抱怨声演变为各种都市传说,这个当儿游星被安保主任慌慌张张叫了过去。

安保主任按时间顺序指示游星查看屏幕,那些“睡着”的人没有任何睡过去的镜头,然后总会在某个位置醒来,这之间会出现一段时间不长的空档期,没有任何镜头能观测到他们的行动。对方犹豫着说:“最开始我以为只是去了一些死角,但是这也太巧了,每个人都……恐怕是……”。

“消失。”游星把他犹豫着没说出口的词念了出来,异世界,神话,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新鲜的体验。

他笑着对监控室的人说:“也可能是仪器故障,大家不用太紧张,这里的情况也暂时不要外传,请继续观察。”

接下来实验室成员都接到通知,之前的异常是因为排气扇故障,为了检修接下来一段时间取消夜班。

这样异常消停了一阵,夜里封锁实验室后,游星和安保人员结队巡逻也没发生什么异常情况,就在大家都觉得事故终于过去的时候,不动游星自己把自己搞丢了。

 

那时候结伴的安保人员去了卫生间,他一个人慢慢在空无一人的实验室踱步,不知不觉来到自己的工作台前。被组员无数次提醒后他喜欢熬夜工作的习惯被迫改掉了一些,很少这样一个人半夜呆在空荡荡的工作室了。干净整洁的大桌子经过半年忙乱的动作后变得和车库半斤八两,唯一不同的就是右上角摆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他忽然一回头,隔离玻璃显示刚才身后的门口飞速掠过一个熟悉的人影。

实验室一片死寂,游星犹豫了一下,跟着跑了过去。

那个背影一直晃晃悠悠的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不动游星内心狂跳死死盯着他……等他注意到通道有些看不清的时候,四周已经被浓雾包围,就这一迟疑,前方的人影也不见了。

太鲁莽了,游星暗暗责备自己,但是他没法不去在意那个人影。那个人影实在太熟悉,从小到大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的,他自己的影子——或者说,ZONE的背影。

ZONE还活着吗?

那么……其他人呢?

他一边想一边摸索着前进,走了一会雾稀薄了些,隐约能看到几条身影和建筑的轮廓,人影正朝他围过来。

建筑明显不是实验室的布景,到处是简陋的三角顶——倒是有些西部小镇的味道。游星往后退了几步打算先把自己隐藏起来,忽然背上撞上一个人的胸口。

对方扭住他的胳膊,游星一个惊吓身体比思维更快行动,顺着对方拉扯的方向重心往后一送,手肘直接顶上对方的胃。这一下完全没留情,对方吃痛甩开他捂着肋骨往后退了几步,游星往前踉跄几步迅速站稳后发现自己完全被包围了。

包围者们互相窃窃私语,听得出来他们很愉快,游星隐约能听到:人类……吃掉……赶紧的字眼。相对声音来说包围者的脸部则相当模糊,就算有雾这也太异常了。身后被他甩开的壮汉又围了过来,游星捏紧拳头伏低身体打算再给他一下。

这时候他看清楚对方的脸,不由愣了一愣。

那是张粗壮的人类男性的脸,脸上尽是风沙打磨出来的粗暴和蛮横——是冲突镇遇到过犯罪团伙的头目,罗顿。

背后传来一阵风声,游星往旁边偏了一偏没完全躲开,棍棒直直砸在肩上。游星被砸得半身发麻,倒是躲过了后脑被袭晕倒的噩运,偷袭者笑嘻嘻的对他说:“小子,老老实实晕倒多好,会很舒服的。”

那张美艳的脸这会笑得有点狰狞——是芭芭拉。

太奇怪了,这帮人因为冲突镇的事目前应该都在服刑才对,也没从牛尾那里听到他们出逃的传言——是梦吗?

就算是梦,游星也没打算束手就擒,他踹开第三个扑上来的人,一拳打在第四个人鼻子上。对方人不少,包围圈依然牢固,他一时逃不出去,倒是也没人敢贸然出手。

 

这时不远处传来引擎声,很快一辆D轮强行冲开包围圈,骑手抓住游星的胳膊往上一带,游星配合的借力踩上D轮的排气口,两人扬长而去。D轮很快甩开追兵,游星注意到周围景物又变了,像是在童野市普通的街道——莫名其妙的场景切换,这实在太像梦了。

D轮在一个巷口停下,骑手抓着他的手把他拉下车,游星连忙道谢。

对方在头盔下咧开一个笑容:“不用谢,我只是看不惯他们的做法。”手没有放开的意思抓得越发紧。

那个笑容看得游星莫名有点毛骨悚然。对方笃定他无法逃跑一样,摘下头盔脸凑了过来。

“那些看到美食就忘掉一切的蠢货,见到人类马上就想下肚,结果难得过来的人类只能吃上一口就回去了……多浪费。”头盔下果然又是一张游星认识的脸。

“迪威恩?”

“在你眼里我长这样吗?”迪威恩问:“那我是什么样的人,伤害过你,让你觉得恐惧吗?”

 

迪威恩曾经伤害过不少人,游星并不在其列。游星并不畏惧与他的卡牌决斗,但是在过往接触中这个人的决斗没有任何值得尊敬之处,和他本人一样,只留下了纯然的恶意。

他毫不犹豫一拳打过去。

对方被他实实在在一拳打在脸上,触感很不对,接触到的部分和实际眼睛看到的部分有些微妙的偏差。

那个恶人的脸皮底下并不是真正的迪威恩。

对方一动不动,手上用力一拧,一股大力从握住的地方传来,扭得游星胳膊一阵疼痛,被迫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迪威恩”的声音就在耳边:“看来单凭“我”曾经造成的伤害没法对你形成震慑啊……真可惜。”接下来,他忽然用嘴贴上游星的嘴唇,一个冰冷湿滑的东西滑了口腔。

游星整个人一阵机灵,那种感觉就像嘴里被塞了一只活生生的蛞蝓,凉气沿着天花板往上侵入天灵盖,更可怕的是,这些东西不是错觉,的确有什么东西伸入了他的脑子,在那里搅动起来。

从未体验过的恐惧感抓住了他,那并不是正常的能刺激人类分泌激素反抗自救的情绪,原始的恐惧感让他四肢都麻痹了,完全无法动弹僵死在原地,任凭对方摆布。

他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膝盖在这种压力下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慢慢滑下去,他的心也跟着沉下去,像是奖励他的放弃一样,脑子里搅动的异物变得和缓起来,一波一波的翻动着过往愉快的温暖的记忆……

游星在柔软温暖的被褥里睁开眼,看到晨光里天蓝色头发的友人端着盘子回头对他微笑,他闭了一下眼,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满足感包围了他。

这时候晨光忽然变了颜色,窗外整个光幕疯狂旋转起来,带上五彩的光晕,那个光晕游星无比熟悉——是永动机的光芒。他抖了一下,整个人清醒了,疼痛和不适感又回到身上,他狠狠对着嘴里的东西咬下去。

迪威恩吃痛退了出去,啧了一下伸出手想再次抓住猎物。

游星整个人滑倒在地上打了个滚狼狈的爬起来就跑,天边永动机的光芒完全不被雾遮掩温柔的垂下,游星向着光芒的方向拼命跑动起来。D轮的声音一直响在身前身后,“迪威恩”的声音也没停过:

“刚才不是很舒服吗?”

 “我吃得不多,不会对你造成多少损伤,乖一点还能送你回去……再跑遇到其他奥格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你正在远离出口哦,再跑就永远回不去了。”

……

 “迪威恩”见言语无效伸手过来想抓住他,掩盖在正常人手掌下的爪子十分尖利,好几次在游星的白大褂上划出刺耳的撕裂声。

游星不敢回头不敢停步,直到他发现一件很怪异的事——D轮的声音远了。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迪威恩”还在那恨恨的盯着他,但是像是惧怕什么一样,不敢继续前进。游星感觉到地面下有什么东西滚动而过,“迪威恩”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调转车头毫不犹豫的离开丢下游星茫然的站在空旷的地面上。

游星意识到地底有什么逃不开的东西,他犹豫了一下干脆下定决心继续朝永动机的光芒处跑起来,地下的滚动和震颤逐渐扩大,地面肉眼可见的起伏,他跑了几步,终于倒下来整个人陷进变得格外柔软的地面里,视野一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游星面前的人是布鲁诺,游星几乎觉得自己又被什么梦境抓住了,但是布鲁诺的样子触感如此真实,头发,眼睛,因为意外显得有点呆愣的模样,一切都和记忆里的布鲁诺一模一样。

就当是个梦吧,他想,然后伸出手抱住对方。

他抱了个实打实,不是什么幻影外皮,温暖的,活生生的布鲁诺。

“布鲁诺……”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一样,他翻来覆去把名字念了几遍,再放开茫然的对方,看着那张无比亲切的脸,忍不住伸出手摸上去,的确是布鲁诺的脸。

他没办法把视线从那张脸上移开:

“你还活着,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你都知道了吗?ZONE和你在一起?我刚才看到了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说这么多话,然而对方一直保持着茫然的表情。游星慢慢缓下来,把最后那句在嘴边的话噎了下去。

 

失忆?

 

后来游星才发现,状况比他想象的糟糕很多,布鲁诺不但没有记忆无法交流还可能是怪物的一员。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或许因为发生过一次,布鲁诺把舌头伸进来的时候,他有了反抗的能力,不过因此也遭遇了更强烈的压制。

当一切结束布鲁诺离开后,他终于从疼痛里缓解出来能用被搅过的脑子勉强思考的时候,游星模模糊糊想起的是小时候的一件事。

 

那时候他们都还小,意识不到卫星区的生活能有多糟糕。有天克罗抱回来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是一只小猫崽,一路细细软软的叫着,不知道是走散了还是被妈妈抛弃了。卫星区有不少老鼠,有猫并不奇怪,居民们对它们视而不见,彼此相安无事,但是也没有接进家门养起来的习俗。

小孩子却不管习俗是什么,只要有人牵头表现出友善幼小的动物就能激起他们天然的亲密感,大家一起保护着这个大秘密,偷偷把口粮省下来喂小猫。

小猫崽吃饱擦干净后有了力气,开始好奇的在破旧的房间里东嗅嗅西看看,一个蹦跳跳到窗台上想要往外探,克罗一把把它捞回来边抚摸边教训。大意是外面又冷又危险没有妈妈的小猫是活不下去的,猫崽完全不领人类幼崽的情,被抓住的时候懵了一下抓久了就开始拼命挣扎腿脚并用又抓又咬,克罗险些被它咬破虎口惊吓之下松了手,猫崽往门外逃去,被门口一直冷眼旁观的杰克捞了回来。

鬼柳找了一条布条栓在小猫脖子上,小猫死命挣扎唉唉哭了半夜,哭得小孩子们心慌慌的,克罗悄悄对游星说:“要不还是放了?”游星听听外面呼啸的风声,又不想起床又担心小猫冻死,硬着心肠回:“明天再说吧。”第二天猫大概叫乏了,吃了东西揣上小爪慢慢打起呼噜,过了几天栓着绳也能在房间里蹦蹦跳跳追逐着破洞里漏下来的光斑玩耍。

后来怎样了呢……

 

游星撑起身体晃晃头,这会他脑袋清醒一些了,一时有点哭笑不得。

看样子自己是被当成猫崽了,真是现世报。

然而对方是布鲁诺,

就算并不是布鲁诺。

游星纠结成毛线团手也没停下,很快把锁链解开了。他考虑了一会不打算逃,就算为了永转机研究继续下去,他也得搞清楚这里到底怎么回事。既然语言不能沟通,那就试试别的方式。

布鲁诺再次进来的时候明显注意到了他的意图,他愣了一会,并不像普通主人看到宠物挣脱锁链后生气或者赶紧再次栓上链子。

游星的心里升起一线希望。

然而那些食物——要为了表示友善勉强吃一口吗?

 

不动游星陷入进入这个空间后最艰难的选择。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