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马甲FZ

塔顶的深渊(六)

宰相诱拐小孩子,脑壳痛在帝国长大的设定。

OOC注意

武力设定完全乱来注意

——————————————————————



魔导兵回收完洗脑成功的王之剑之后开始清理战场。

Noctis站在高台上站了很久,他握住铁栏一直看着下方。Ardyn难得的没有打扰他,直到营地只留下尸体和血迹才把Noctis带回魔导飞船。

走廊很宽,但是Noctis想着事情险些又撞到迎面而来的人,他一抬头,差点没认出对方又是那个倒霉的帝国皇子。Loqi整个脑袋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露出来的部分能看到惨不忍睹的青肿,被撞到后连个愤恨的眼刀都丢不出来。

Noctis吓了一跳,Loqi倒是没精力找他麻烦,哼了一声直接走了过去,边走在和侍从抱怨什么。Noctis放慢脚步,隐约能听到那个被俘虏过的皇子不忿的说:

“他以为他谁啊?竟然敢逼问我。”

“路西斯那个杂种的事我讲了又怎样……当然……我才没有对那帮野蛮人说什么,就算他们严酷的拷问我我也……”

Ardyn往后方瞥了一眼,回身接近Noctis问:“怎么了?”Noctis闪开他打算揽住自己肩膀的手,回了句没什么便低头快步朝前走去。

 

帝国飞空艇飞走没多久,接到运送重要俘虏命令的路西斯军事小队来到西边的补给站,只看到了惨剧之后的残骸。他们调查了一阵,在尸体上发现魔法攻击的痕迹后把事件通报给了王之剑全员,其中包括暂时脱队的Nyx_ulric。

 

雷伽利亚上的争论没有结果,Prompto有些庆幸自己现在在开车不用参合进后面的大事件。后座的三个人都受过严格的训练,就算事情几乎涉及到了自己最在意的底线,也没像Prompto预料的那样大打出手,他们甚至还记得自己的计划和任务——然而车里的气压还是低得可怕。Prompto看着公路前方的树林区域暗自松了口气。

关于雷神和王子,最终的计划是帝都二人组在空中视线探查不到的丛林区域下车潜入法席欧洞窟探查,其他的人引开空中目标,并到达相对安全的区域暂时休息。

按计划好的选好停车地点,Gladiolus下车后扒住后窗提醒:“士兵,记住你的任务,保护好Lunafreya殿下,不要做多余的事。”

“不用你说,”Nyx歪了一下头,抚摸着腰上别的匕首:“但是如果你家宝贝殿下出现,我可不会选择默默旁观。”

Gladiolus还想说什么,被Ignis拉得离开了窗户,Prompto正打算在心里赞美眼镜役果然是最理智的,就听到一向理智的军师临走时丢下一句:“我不觉得你是他的对手。”

唉——我还以为精英人士们的护短会更高端一些,Prompto在心底默默的吐槽,没等上下两拨人再说出什么,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天气不好,我们还是赶紧上路吧。”开出去好一会,Prompto才开始对两位乘客解释。

Nyx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天气的确很不好,云低低的压在山头上,有闷雷贴着云一路追着车滚过来,看起来很快会有一场暴雨。

 

Ardyn走进舰桥,四周一片安静严整,只有他到处转悠,嘴上还不歇着。

“雷声听起来很近啊……不找人下去调试一下吗?……我知道魔导技术发展这么多年,并不畏惧普通天候,可是小心点总是好的。”

“毕竟这里是接近神的国度,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还记得之前的冰之女神吗?那位可给我们带来不少麻烦,现在皇帝也在这边,可不能不小心些……”

Verstael 忍无可忍的挡在停不住脚的Ardyn 面前:“宰相大人,不放心的话您可以自己指派人去检查。”

“Verstael卿,现在这艘船归您调度。”Ardyn耸肩笑到:“而我,尽到提醒之责就够了。”

Verstael没好气的斜乜他一眼:“难得见您如此热心。”

“这话说得……我们毕竟是同僚嘛,当然,”Ardyn话锋一转:“我有一点小小的请求,接您刚驯服的战士一用。”他解释道:“我“看到”有几只小老鼠在洞里偷偷搞些事情,老鼠洞里地方狭窄,需要一些比机甲和魔导兵更好用的战士。”

“更好用的战士您不是有一位吗?”Verstael计划着在实验体身上进行进一步数据采样,并不愿意把他借出去用于意义不明的战斗。“那位路西斯的王子,您一直好好教导他来着,应该展示一下教育成果了。”

Ardyn往旁边退了一步,为刚进入舰桥的皇帝让开一条道路,然后回答Verstael的问题:“他应该乐于向您展示,可惜皇帝陛下对他另有安排。”

Verstael闭上了嘴。

 

法席欧洞窟内气温低得异常,湿滑的路上霜雪被冻实了,踩起来格外不牢靠。Ignis一行人小心翼翼在结冰的山道行走,常年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滋生霉菌一样滋生着数量可观的使骸。它们时不时凭空从背后空中眼前冒出来,令人防不胜防。还好都是些小型怪物,基本上只是拖慢了行进速度。

越往深处,山洞起伏越大,以前的探索者开拓过的痕迹渐渐消失,两人只能自己探路,走过锋锐的山脊,或者挤过狭窄的缝隙,还得一边提防着使骸的偷袭。

已经在洞窟里呆了太长的时间了,Ignis少见的有些焦躁,不知道为什么,从雷声响起开始,他一直隐隐觉得不安。他们被困在一个洞窟里,斜向上方的冰壁太光滑,完全想不出攀爬出去的办法。他走向另外一侧,望着往下的深渊,那里的山壁上有一条只能容足尖嵌进去的石缝。

Gladiolus朝他点点头:“试试?”

两人把身体紧贴在石壁上,手臂尽量伸展贴紧,脚尖发力抠住石缝,一点点朝前方挪动。这样艰难的行进到最后一段,顺着山壁忽然滑下来一只使骸,Ignis心里一紧,往旁边躲避的时候脚下一滑几乎掉下悬崖,还好Gladiolus已经到了踏实的地面,眼疾手快拉住Ignis的手往上一带带上山崖,使骸直接掉下去了。没过多久他们听到噗一声什么东西扎进肉体,想来看不到的下方是险恶的朝上生长的石锥,等着把掉下去的任何物件穿个透心凉。两个人喘了一会彼此看看,意识到这个洞窟比看起来更凶险。

余下的道路两人越发打起十二分精神,还好没再遇到之前的状况。

走过一片冰壁时Ignis忽然停下来,Gladiolus疑惑的问:“怎么了?”

Ignis朝他比了一个范围特别小的手势,示意他看前方冰壁同时开口问:“你有没有注意,这附近倒是没怎么遇到使骸了?”

Gladiolus朝光滑的冰壁看过去,那里除了印出两人的影子外还有另一条身影,他皱起眉头,回答Ignis的问题:“之前我听老猎人们教导过的,这种情况要么是圣标,要么是有个大家伙。圣标很少出现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那么……”

Gladiolus用手势比着小时候出于玩心编出来的暗语:是人?

Ignis轻微的点了点头。

光滑的冰面上Gladiolus能看到对方静静跟在后面,行动极其轻捷,但是也没有特别想隐藏身形的样子。他不动声色的挪动方向,调整角度转到更清晰的反射面,反光下能看到那人穿着黑色的王之剑的制服,兜帽拉起,看不清面目。

“是啊,要当心是不是有大的使骸在这边,毕竟也有类似的传言……”Ignis一边说一边手势示意:引他出来。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Gladiolus忽然转头,大喊一声:“上面!”

趁偷袭者也被分神的同时,Ignis拔出短刀朝对方冲过去,劈出迅捷无比的一刀。一阵蓝光闪过,偷袭者消失了,出现在洞窟的另外一边。

还真是王之剑啊,想不到有一天会对王国最精锐的攻击部队刀刃相向,Ignis觉得嘴里发麻,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Noctis失踪后,他和Gladiolus都申请了更严苛的训练。他在训练考较里经常会遇到王之剑成员,所以并不不会像对魔法心存敬畏的普通人一样见到瞬移到面前的敌人就吓破了胆,然而他也知道这些接受了国王魔力经过训练的战士有多难对付,实战不比演练,输赢意味着生死。

而且这家伙的力量实在有些异常。

Ignis吃力的架下又一次攻击,判断单凭自己不是眼前敌人的对手,然而本应该同时夹攻的Gladiolus没上前。攻击间隙中Ignis回头,看到Gladiolus被巨大蛇尾卷住的样子。

 

深渊里窜出纳迦的时候Gladiolus骂了一句娘,使骸的事情他们虽然有些在意,当时说出来只是为了降低跟踪者的警惕性,没想到这么灵,说什么来什么。

那一刻他注意力全在刀刃相交的Ignis和王之剑身上,完全没留意到旁边冒出来的巨型使骸,猝不及防之下被它拦腰卷住。还好他出发前为了王之盾的试炼被Cor将军狠狠【】过,应变不是一般年轻武人可比,这会身体不由自主被使骸拖拽,眼里还能把形势看清楚。Ignis不是那个王之剑的对手,这样一对一,己方输定了。

Gladiolus借着大蛇甩尾的时候把剑丢出去,硬生生把蛇女的胳膊斩下一条,纳迦吃痛尾部松了一瞬,他滚落在地上,没一刻停留朝一边打斗的两人扑去。

Ignis一直在关注这边情况,在敌人漂浮不定的攻击里他支撑得狼狈,这时身上已经有几道伤口。还好洞内寒冷,似乎血也流得慢些。见Gladiolus空手过来,他翻滚躲开一次攻击把短剑扔给队友,自己拔出不常见的太刀,二对一,形势逆转。

不过Gladiolus没有攻击,他拉住Ignis,只来得及说出一个词“退。”

纳迦受伤后大怒,它分不清刚才伤害它的是虫豸中的哪只,闯进来的虫豸在它眼里看来一样的可恶。它鼓起气囊,身体朝后微微倾斜。

这时候Gladiolus和Ignis已经退到它身边,堪堪来得及躲开它口中喷出的绿色气雾。而王之剑躲闪不急,整个人在气雾中消失了。

两人联手把纳迦干掉后在洞穴深处寻找了一番,地形探查完毕,不过再也没有找到那名力量诡异的王之剑。

“传说纳迦会极强力的变形术,会把被喷到的对象变成青蛙……原来是真的。”Gladiolus说。

“不一定是青蛙吧?”Ignis摇摇头:“不知道变形术持续时间多长,最好在那之前把他找出来。”

然而他们最终也没找到王之剑,或者青蛙,或者别的,只能猜想他大概逃掉了或者在变形期间被洞内其他生物捕获成为了食物。

被这事耽搁,两人出洞的时间比预定时间晚了很多。

法席欧洞窟的入口处,Gladiolus和Ignis目瞪口呆的望着几乎被交织的惊雷染成紫色的天空,以及在这种奇异的天象下更异常的一幕——一位有老人外貌的巨神握着法杖矗立在天地之间。

“……是雷神”Ignis震惊的说。

如果他们知道雷神脚下正在发生的事件,两人的心情应该不会只是震惊而已了。

 

最开始只是一桩意外。

关于六神的契约,帝国的宰相有一些一直未公开而皇帝陛下已经默许的计划。所以即使能轻易的发现神凪的行踪,帝国军也没有立刻调动兵力把她杀死或者捕获的打算。他们按宰相吩咐的派出魔导飞船跟在雷伽利亚上方,给对方足够压力又不至于把他们逼到只能反击的境地。

然而那些在长久的研发运用中反复证明过牢固无比不会被天候影响的机器,不知道为何在一道惊雷劈下来的时候,动力舱整个停转。飞船颤动了一下,直直朝前下方砸了下去,那里正是雷伽利亚正在行驶的公路。Prompto死死抓住方向盘,油门几乎踩到最底,硬从魔导飞船掉落的阴影里冲了出去,回避了被压成肉饼的命运。然而车也因此被气浪牵引得失去了方向,转了几圈后撞上了旁边的护栏。

Nyx扒拉开气囊把前排两人拉出雷伽利亚的时候松了口气,两个人都只受到一些冲击,并不妨碍行动。他拉起Lunafreya,“抱歉,公主,看来我们得步行了。”

Luna挣脱开他的手,握紧逆矛。

她摇摇头:“我们不能离开,雷神降临了。”

这些神怎么不按规矩来的?Nyx在内心哀嚎了一声。

 

巨大的飞空艇里一片嘈杂,舰桥内警报响作一团。Verstael歇斯底里的叫嚷着要求相关人员检修部件,撤到安全区。没人注意到,帝国宰相把路西斯的王子带到舱底,那里舱门打开,高空气流带出来的狂风敲击着舱壁。

“雷神降临了。”Ardyn说: “看来这次没有部队可以配合你了,不过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Noct?”

Noctis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的心砰砰跳得厉害。他想起做过的梦,梦里他站在烧焦的荒原里,天空堆满诡异的暗紫色云朵,一个一个炸雷从上面劈下来。然而在这种可怖的情景里他觉得全身轻松,所有的枷锁都消失了。

他瞥了一眼Ardyn,对方盯着他玩味的笑着,Ardyn忽然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Noctis愣了一会,低头说:“记得。”

Ardyn笑得越发灿烂:“这样我就放心了,早去早回,亲爱的王子殿下。”他转身头也不回的往舱内走去。

Noctis回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舱门,又看看自己的手,最终下定决心一跃而下。

 

NYX看着Lunafreya用逆矛支撑住纤弱的身躯,在她四周,闪电挟着天地之威一个一个劈下。NYX想起怕打雷的小妹,平时一遇到雷雨就要跑到父母房间里哭的小姑娘,家被烧的时候也是个雷雨,她背着家里抢出来的东西默默的跟在他身后,一句苦也没诉过。她们是不一样的人,NYX想,但是至少这次……

闪电的余光还烙印在视网膜上,NYX眼角捕捉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猛的回头,从天而降的蓝色光芒里NYX看到了之前夜里偷袭过他们的小鬼,那个据说是路西斯王子的年轻人。

NYX想也没想就朝他的方向掷出了匕首。一上一下,两股力量对撞,金属敲击的声音很快被更宏大的雷声盖过去。

借着从上而下的冲击力Noctis压着NYX的刀刃两人一齐往下掉落了十数米,在快接触地面的时候,Noctis往下一蹬向空中投掷出武器,转眼人再次出现在半空。他往下看去,自己的对手没有如预料的在那一蹬之力和极短的距离下摔断自己的脖子。他用娴熟得不可思议的技巧往下投掷了一个风属性魔法,借着反向推力轻巧的落在地上,接着再次朝Noctis的方向扔出匕首。

Noctis认出他正是前不久阻碍自己的王之剑精锐,是个难缠的家伙。

NYX没有给他抱怨的时间,他选择了快速的进攻,于公于私,他都希望能在这里把这个人拿下,不过很快NYX发现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对手显然并不像他一样有大量和同样掌握着瞬移魔法的队友练习的机会,习惯的还是一击之后脱离,远远避开,再等候时机——这是对固定目标的打法。NYX的选择则是尽量拉近两人距离,贴身攻击的同时用小幅度的瞬移给对手带来麻烦,这种战术一度让Noctis陷入被动的境地,然而这种巨大的经验差情况下NYX依然没办法轻易占上风。

年轻人对魔法的掌控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那不是经验或者严酷的练习可以达到的高度,有时候NYX甚至觉得对方并没有主动选择攻击方式,而是魔法自身在引导他的行动。

这就是路西斯王族和魔法天生的关联吗?NYX想,更麻烦的是,对方正在慢慢适应他的战斗方法,并开始化为己用,最开始的动作或者还有些笨拙,让NYX几乎抓住空隙击中Noctis的身体,但是时间越久,王子动作里的空隙就越少。

等经验上的差距也被追上,胜负就变成未知数了,NYX有点犹豫,还要坚持不伤到这小鬼吗?

 

然而Noctis比他更焦躁,他的眼睛在慢慢变红,战斗的空隙里看到Luna方向雷神几乎现出完整的形态,Noctis的一双眸子几乎变成深紫红色。他咬了咬下唇,下定决心转身朝旁边的Prompto方向投掷出武器,这一下让他的背毫无防备的暴露在NYX面前,NYX硬收回几乎要把他后背后劈成两半的刀势,刀锋只是带开了外套,在脊背上留下了浅浅一道划痕。Noctis没管背后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朝毫无还手之力的Prompto扑过去,刀锋眼看着对准了对方的心脏。NYX惊骇之下使出全力,竟然比Noctis快上半分来到Prompto身旁,他扯住金发年轻人的衣领往后一带,离开Noctis的攻击范围。

Noctis继续往前,动作僵硬不闪不避的直接扑向地面,然后消失了。

 

是幻影……上当了,NYX看向雷神,雷神脚下,Noctis已经抓住了Lunafreya的矛尖。

 

NYX脑袋嗡的一声响起,小妹掉下去的脸又出现在面前,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飞速的移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是把Luna陷在危险里,就算对不起所有人也只能杀死那个王子。

眼看身体已经赶不上,他朝Noctis的方向投掷出匕首,这次的投掷已经不是移动的凭依,匕首破开空气,会直接撕开目标的身体。

然而匕首飞到一半被一道闪电精准的劈中,直接消失在空气里。

 

那个巨大的长胡子神明消失了,雷神之力汇聚进神巫的逆矛,Noctis抓住矛尖对准自己的胸口,眼睛里红色褪去,一片清明的暗蓝色眸子盯着Luna。

“救活我。”

说完,Noctis手上一用力,逆矛的尖端带着缠绕的雷电刺进了心脏,他听到那里有仪器微小的崩坏声,安心的闭上眼,掉落进温柔的黑暗里。


——————————————————

养得不上心,就算是从小养大也会跑路的。

雷神爷爷才是最疼脑壳痛的那个。

评论(1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