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马甲FZ

玩笑

引用一段上次看有人翻译的设定部分:“诺克提斯在青年时期经历过隔离,他害怕失去与他亲近的人,他的行为举止大多起源于对于无法达到期望和不能见到亲近的人的恐惧。为了不让他人失望,他把这种恐惧的感情转化成了取悦他人的渴望。他想要所有人都快乐。”

正常人看到这段应该挺心疼这孩子的吧,不过还是有禽兽看到这段第一反应是艾玛这种性格也太合适开车。

我就是那个禽兽,所以把之前迷宫那张图扩写了一下。


是个挺常规的大野狼调戏小盆友的R15小故事。

OOC预警。


————————————————————

让雷伽利亚飞起来大概不是个好主意。

这是第一次试飞落地……或者说坠地之前的一瞬间,Noctis脑子里唯一闪过的念头。

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睁开眼睛了,不过等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有这一能力的时候,眼前的情形并不能让他感觉到劫后余生的庆幸。

Ardyn的脸近在咫尺,那头乱糟糟的红毛几乎要扫到Noctis脸颊上。Noctis一个激灵试图坐起来,两块坚硬的额骨撞在一起发出“咚——”的一声。

Noctis下意识叫出声然后躺了回去,一方面是撞击引起的颅内回音一路蔓延到耳根深处让他觉得晕头转向,另一方面一动弹他才注意到全身的疼痛。上衣已经被脱掉丢到旁边,绷带几乎缠满他的上半身,脖子上也松松的缠了几道,长长的绷带拖了出去,让他看起来像个刚爬出金字塔的木乃伊。那些布条下面,Noctis的皮肤火烧火燎的疼。

“你看,又开始出血了。”Ardyn放下捂着额头的手按住Noctis的肩膀,一手拿着绷带的另外一端,语气和表情里充满不知为何而来然而相当理直气壮的失望和责备。

Noctis基本上是在这种语气里长大的,侍女的Ignis的老爹的……Noct你不能这样你不能那样……当王子意识到违背这种的话最严重的后果只是会让对方变得很难过之后,他反而没办法让自己故意唱反调。

所以这会他几乎条件反射的顺从起Ardyn的手指动作,伸出脖子乖乖让他包扎起来。

“你运气很好,大部分是刮擦伤,就是看起来吓人而已——” Ardyn边包扎边继续用那种监护人语气讲话:“你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如果我没记错你不应该去水都迎娶Lunafreya吗?”

因为刚凑齐改装材料兴奋之下直接就上天了忘了找Cindy要驾驶说明书看——Noctis吞下几乎脱口而出的话,终于想起对方是敌国宰相这一事实。

这让他慢了好几拍的警惕起来,反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作为皇帝的顾问也会有些实地调查的需求,所以会到这种偏远地方。”Ardyn动作麻利的打好一个结,不闪不避的对上Noctis警惕的目光。“陛下,你的婚约可是我亲自提出来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这世界上最希望促成这件事的人。而且,我可不记得路西斯有对一个刚被你连累过的救命恩人瞪眼的习俗。”

想想这个人虽然是帝国宰相一路并没有对自己一行人做什么干涉,上次陨石坑的事也多亏对方帮忙,Noctis好不容易鼓起的气势弱了几分,更要命的是他没办法忽略对方话里的重点,迟疑了一会问:“你怎么了?”

Ardyn移开一点,让他看到后方的魔界花尸体,作为动植物混合体的大陆原生怪,这东西长得真是够超标的。

“你掉下来的时候这东西正打算喷出毒气,我本来可以在它干这事之前解决掉它,但是被你撞了个正着,而且来不及跑出毒气攻击范围。”

魔界花十全大补喷的威名在猎人的狩猎注意事项里是排得上号的,不会致命,但是会出现多种很麻烦的效果。

“大部分毒素我已经清理掉了,不过有个问题没那么容易解决。” Ardyn说着,无比自然的拉开了自己的拉链。

————————————————————————

后面其实顶多算R15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走评论,走着。

(貌似放评论有被删的风险所以这边贴个编号好了……简书b4af4994d7ca)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