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马甲FZ

猫为什么会追逐自己的尾巴(四)

简单粗暴的猫化……唔大猫也算猫化……吧。

肯定会出现的OOC预警

改了一下原作的时间线,把火车追击战的时间提前了,所以脑壳痛被抓到基地的时候老皇帝还没挂。

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帝国基地基格纳塔斯

脑壳痛乖乖的趴在水泥地板上,这会他不乖也不行,塔里有什么东西封印了他召唤武器的能力,加上他一秒前又被脖子上的项圈电了一次全身麻痹还没缓过来。

“您看,我们调试了十数次才调到适宜电流量,这种程度带惩戒效果,能非常有效的限制它的行动……”穿着白大褂的家伙点头哈腰的对亚丹解释,亚丹走近俘虏身边手指在脑壳痛身上翻检货物一样的又摸又敲,脑壳痛被他检查出一身鸡皮疙瘩——唔,这种状态下表现就是根根毛发都竖了起来,他被电得晕乎乎的,加上亚丹恶趣味的顺着脊背逆着毛一路在往他头上撸,脑壳痛觉得自己简直要当场吐出来。白大褂还在继续喋喋不休:“……除了控制器,测到它肌肉的运作,当行动速度超过一定数值就会自动启动电击,这个数值看实际需求比如完全限制所有行动还是……”

为了配合他说明似的,当亚丹撸到脑壳痛额头附近时,黑豹一发狠迅速仰头又叼住了亚丹的手。电击让他在抽搐中咬合得更紧,旁边的人甚至听到了骨头碎断的声音。

研究人员和守卫一阵慌乱,举枪的举枪拿电击棍的拿电击棍,亚丹抬起另外一只手阻止他们。示意自己的魔导兵上前。

“皇帝不日就要来视察,还是我来处理吧。”

 

亚丹以为自己会更沮丧或者气愤一点,毕竟等了这么久的传说中能结束一切的真王变成这副德行,黑豹拿眼睛死死盯着他,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咆哮,但是由于项圈和束缚带,这野兽的威胁一点实际效用也没有。

想想对方变成这样多少也有自己的责任,亚丹少见的反省了一下。

路西斯家的小鬼好像专克他的右手,一咬一个准从不落空。当年还是个人类幼崽的时候就被他一击得手,当血液流进小鬼嘴里的时候亚丹脑子少见的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的血里藏着什么鬼东西——等了两千年的真王被自己玩脱了变成使骸……这玩笑来得有点大。还好路西斯那堆先王不知道继承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血脉,竟然扛住了寄生物的攻击,当预言得以继续推进。

因为这一点心虚,加上他之前打好的一堆腹稿根本没法用:责骂国王陛下贫弱没用不履行王者的责任带上光耀之戒?

要把适应人类细长肢体设计的环状嵌套物戴到猫科动物毛茸茸的肉球上,不管让他来做还是让脑壳痛自己做都有点太强人所难了。

所以亚丹少见的没有放嘲讽。

他看着豹子蓝色的眼睛,脑壳痛大概想靠它们表达出绝不屈服的烈士情感,可惜这温和的颜色让它瞪起人来都像头蓝膜都没褪干净的幼崽,警惕和敌意都是薄薄的一层,打破他们看起来如此容易。

亚丹懂得很多单纯用暴力和伤害就能让人屈服的方法,一部分是他自己亲身体会过的一部分是他让别人体会过的。看着这双眼睛他忽然改了主意,放弃了那些见血的计划打算玩点不一样的,于是指挥着魔导兵把黑豹抬进自己的房间。

 

脑壳痛没精力去在意亚丹一路上的小九九,动物化后大幅度提升的听觉让他一路都不得安宁。看起来干净整洁的铁质通道的下方,有什么东西在窸窸窣窣的爬动,他知道那些东西是使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能听懂使骸的咆哮。很多时候那些声音毫无意义,只是单纯的愤怒和哭泣,很少的情况下,它们会泄露出零碎的字句:

疼痛

背叛

被水晶拒绝

曾经的荣耀被摧毁变成自戕的利剑

……

它们使用的古典路西斯语让他想起小时候被父亲带领着走进祭坛听着祭祀们喃喃话语的庄严时刻,未知和神秘一度压得幼年的王子喘不过气来,现在它们还是足够让他不安。

毕竟真王的启示这种东西,他从来都是从别的地方听来,要怎么成为这么了不起的角色,他对此一点头绪都没有。加上这些来路不明的预言一样的词句,他不得不疑心起水晶和路西斯的先祖会不会接受一个连人类形态都维持不了的真王。

 

露娜在梦里对自己说过的话在脑海里响起来:那个人流着路西斯王族的血,只有他能……

 

亚丹“砰——”的关上门,声音消失了。

弯着腰对伏在地毯上的黑豹说:“他们实在太吵了,对吧?”

 

脑壳痛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被魔导兵们从运输台上解开抬进房间后就没有受到更多拘束。项圈当然还在脖子上,设置的数据也只够他慢慢爬行几步,但是比起之前的如临大敌,这个房间实在和平得过分了。

亚丹走到布置奢华的酒柜边给自己倒上一杯,小酌之后开口:

“国王陛下,如果你还不想睡,接下来我要说一个故事……”

脑壳痛好长一段时间没机会正常睡眠了,原本就比平常人多的睡眠需求在变成猫科动物后变本加厉,他很想睡,发疯一样的想睡。然而亚丹在房间里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样子,在敌人面前呼呼大睡也太不像样了。他调转身体,屁股对着亚丹,尾巴啪啪的抽在地毯上表示自己依然在反抗。亚丹没介意唯一听众敌对的态度,自顾自讲起来。

故事的主角是一名路西斯的王族成员,他从小受着众人的宠爱,相信自己将来一定能成为守护大陆人民的平安这样慢慢长大了……

亚丹讲述的声音不急不缓,空气中弥漫着古怪但是让人安定的味道,慢慢脑壳痛的尾巴甩动缓下去最后垂落在地毯上。

……他变成了一只小一些的动物跟着一个红发的年轻人四处游历,有时候跟在年轻人脚边奔跑,有时候被一把捞起来放在帽子上,它就扒拉着帽子厚厚的毛毡四处张望。旅行者走过农庄,发现农庄被疾病侵袭了,无法治疗的疾病让整个大陆笼罩在不详的空气里。年轻人回到城堡开始祈祷,最后他的祈祷得到回应。年轻人再次走进那些没人敢救助的病人,手上发出柔和的蓝色光芒,病人们一个接一个的痊愈。年轻人走过很多地方,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在人民心中留下痕迹,众人簇拥着他像个英雄一样回到城堡……然后故事的色调变了。

脑壳痛想象过被水晶拒绝的情况,但是他没想过这种感觉如此绝望和无助。膜拜他的人,感激他的人,亲切对待过他的全都带着厌恶的表情离开,然而这一切加起来也比不过被拒绝本身的痛苦。每一个毛孔都能感觉到被世界排斥的恶意,这种恶意没有直接击打在脑壳痛身上都让他细小的身体承受不住,呜咽着倒在红发男人身边。红发男人颤抖着抬起手,断断续续的蓝光在他手上汇集起来,护住了旁边弱小的生命……

 

脑壳痛忽然抬起脑袋,这动作让他挨了一记不轻的电击,电得他龇牙咧嘴,倒是清醒了很多。

他刚才是睡着了还是沉浸在亚丹的故事里了?

不管是哪种都太丢脸了。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亚丹蹲在他身边,手上发出和神凪一样蓝色的光芒。脑壳痛瞪大了眼睛,随即发现地毯的触感不对劲,没了毛皮遮盖的皮肤被粗糙的地毯刮擦得很不舒服——还残留着一些动物特征,但是他久违的变回人类躯体了。亚丹对他眨眨眼,手上的光芒再次闪耀起来,脑壳痛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黑毛纷纷褪去露出人类白净的皮肤,这一幕不管角色还是画面都有点太超出他的世界观,搞得他都来不及介意自己光着身子对着敌人这件事。

然而亚丹手上的光芒只闪了一瞬,然后断电一样扑闪了两下,熄掉了。脑壳痛听到自己筋骨一阵咔擦乱响,黑色的毛皮又覆盖回来。

 

亚丹叹了口气,苦笑着说:“你应该能猜到,故事里那个倒霉鬼就是我……神明连我死亡的权利都夺去了,唯独没有收回治愈的力量,但是我的内心充满悲伤和彷徨,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好好使用它们……”

脑壳痛狐疑的看着亚丹,这个样子又是他的伪装,还是其实是他伪装外壳下的真面目?

露娜的话证实着他真正的身份,但是就算这样,他还是本能的无法相信这个人。

亚丹继续说:“天选之王出现的启示,我也接收到了。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陛下,我会帮助您击败帝国,取回路西斯的荣光。”

黑豹慢慢坐起来,耳朵转向正前方一脸严肃。

亚丹低声说:“我在帝国潜伏这么久,终于得到了他们些微的信任,把捕捉到路西斯现任国王的消息放出去,皇帝决定亲自过来视察……我会解开您的禁桎,到时候您可以亲口杀死他。”

“皇帝一死,场面一定大乱,我的魔导兵们可以迅速压制场面,之后趁势联合路西斯反抗军势力,把帝国整个吞下来也不是问题。”

“协助天选之王达成路西斯的全面胜利之后,我的使命结束,水晶想必也会原谅我,那时候我可以让您恢复原本的样子。”

 

听了这堆计划,脑壳痛反而安心起来——原来在这等着我啊。

他并不相信宰相搞这么多事只是为了协助路西斯复国,然而除了合作,还有别的道路可以选吗?

 后面的日子就像亚丹承诺过的一样,他完全没有找脑壳痛的麻烦,甚至呆在房间的时间都很少。

猫科动物的恢复能力很强,有充足的食水和睡眠,刚被带到基地时受到的伤害很快愈合了。


然后到了那一天,亚丹如约破坏掉项圈上的电击器,拿了根带子松松的挂在上面把他牵到老皇帝面前。

老皇帝看着他眼睛里现出嘲弄好奇的神色,经研究员解释过拘束的原理和安全性后,要求亚丹把路西斯的国王牵得更近一些。

亚丹满足了他的要求,并在接近到足够距离的时候手臂一甩,黑豹脖子上牵引绳的环扣解开了,黑豹迅如闪电的跳起来,在众人的惊呼声里,咬断了亚丹的脖子。

 

脑壳痛想了很久,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憎恨着帝国的皇帝,然而那里有一个更大的声音:把一切交付到亚丹手上的话,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四周一片慌乱,帝国近卫把皇帝围起来,开始向黑豹射击。

脑壳痛一边躲闪一边拼命朝大厅门口狂奔,接近大门时那扇厚重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硬生生轰开,门户是黑压压一片魔导兵,第一排已经架好了武器,他不顾一切向前扑去,被迎面而来的子弹射穿了小腹和腿骨。接着该死的飞梭扎进黑豹的身体把他拖了下来,重重的拍打在地面上。

脑壳痛蜷起身体挣扎了几下没能站起来,大厅里又传来一阵尖叫,他吃力的仰起头看向声音来源。看到一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豹躲开守卫的攻击窜上王座,然后是老人死前最后一声惨叫。

被他咬断喉咙的亚丹从地上用一种扭曲的姿势爬起,顺手捡起帽子掸掸灰,完全没管王座那边的状况径直朝他走过来。


——————————————————————

脑壳痛:你尽管忽悠,信了你算我输。

亚丹:你尽管怀疑,信不信你都输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