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马甲FZ

可食用蟹(3)

P2-1

一本不说话的书

OOC预警

本章没有猎奇描写和暗示,算甜点?

 

安提诺米收集了很多看起来没啥用的小玩意,比如一本夹着干花的人类书籍,比如一小罐群青颜料和一大摞白纸,比如一个过期不知道多少年的水果罐头以及很多诸如此类的小玩意。

人类文字他根本看不懂,他也不记得自己有过一丁点可以动用到最古老颜色的艺术细胞,更别提那个罐头,帕拉多克斯经常嘲笑那不是食物而是个定时炸弹,再放久一点有希望向化石进化——但是他看着那东西就有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安全感和满足感。

如果有之前的记忆大概就能知道这些奇怪的收集癖从何而来了。有时候他会这么想。更多的时候他会安慰自己,那大概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忘掉具体事件只留下由小收集得来的满足感也不是件坏事。

安提诺米喜欢把收集品放在卧室,所以当他决定养人类的时候,下意识就把人类带到自己房间。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方是个活物,手脚灵活意识清晰,开把个收藏柜对他不在话下,那些藏品虽然不值钱,也是他长期一点一点到通道边缘收集起来的。万一被人类弄乱搞坏掉……不过按阿波尼亚的说法,这时候换位置很不明智,会让对方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安全感瞬间消失。

所以他在放下食物离开房间后悄悄用意识探查了好几次。

好消息是人类看起来没有逃跑的打算也没有翻箱倒柜的喜好,坏消息是他一直没动自己投喂的食物。

 

正好很久没有出门了,他决定找阿波尼亚谈谈人类的食物。

阿波尼亚养了三只人类,但是不常把他们带出来:帕拉多克斯不喜欢他们。(安提诺米一度怀疑比起人类帕拉更讨厌的是三这个数字因为他编造的传奇故事里敌人总是三个)所以阿波尼亚让他们呆在自己家,安提诺米偶尔上门拜访时才能看到。

阿波尼亚给他们三个起了名字:卢奇亚诺、普拉西多和何塞。

阿波尼亚说他们三个不是食物也不是宠物,是我的家人是我的一部分。

阿波尼亚经常拿人类的餐具招待其他艾达人——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他自己的那套太大。安提诺米和ZONE倒是不在意,帕拉则对此十分反感。

阿波尼亚还经常占用公用频道聊一整天自家的卢奇亚诺普拉西多闯了什么祸或者何塞是如何省心唯一的毛病是老觉得自己是一辆车。

这样的阿波尼亚听了安提诺米的坦白后揪着他的耳朵说教了一下午,中心思想是:不要养人类当宠物,这是不正确的。安提诺米觉得这话从阿波尼亚口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好在打听出来人类除了不能消化灰宝石果外其他食物和艾达人无异,也算不虚此行了。

 

知道人类的食谱后事情就好办多了,安提诺米回家后马上准备了一份小食端上楼。

人类见他进来就比比划划的指着一个柜子——这意思很清楚,他想用里面的纸和颜料。没有乱动东西,是个很有礼貌的人类,安提诺米再次庆幸自己之前的选择,他放下小食满足了人类的愿望,同时带了一点小小的期待,人类如果在艺术方面有造诣倒是挺不错的。

 

人类拿到纸后快速的卷了一个纸卷当笔在白纸上涂抹起来,他似乎想用图画表达自己想说的话。

很聪明的选择,图画要表达的意思能穿越语言文字不通造成的障碍。

 

然而一刻钟后,安提诺米收回了自己的想法……人类的画,用客气一点的语言来形容:太抽象了。

人类努力了另外一个一刻钟,似乎自己也对自己的画技无比失望,丢下笔摁住头。

房间陷入尴尬的安静里。

 

“那个……”看着人类沮丧得连蟹脚一样支棱的乱发都要塌下去,安提诺米忍不住拍拍他肩膀安慰:“不擅长画画也很正常啦,你看我也不是很懂,你实在喜欢的话可以把这些拿去慢慢玩……”

 

人类愣愣的看着他,忽然跳起身来,把几张白纸拼在一起,卷了一个更细的纸卷笔开始快速涂写。

现在练习的话,总有一天能画好的,安提诺米觉得对方接受到了自己的鼓励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欣慰。

然而人类并不是打算练习绘图的样子,他用熟练的手法在白纸上勾勒出或横或竖的线条间或夹杂着看不懂的符号。安提诺米看着新的图画慢慢成形,意识到虽然符号写法不同,这是一份电路图。

而且和三角鹰号搭载的部分十分接近,如此优美亲切。

安提诺米瞪大眼睛,人类抬起头注意到他的视线,停住手上的笔,把蘸满颜料的纸卷递给他。

 

电路图的延展停留在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位置,是个简单而关键的连接点,像一首歌断在一个高潮的问句上。

他接过笔,继续写下后续部分,歌声被连接起来,在房间里流淌。

写着写着,他不满足于复写三角鹰号设计好的部分,加入了自己还没成型的新思路,传统的歌变了调,唱出些别的味道。而对方也能按这个调门继续弹奏下去,引导出更完善的旋律。到后来安提诺米干脆再搓了一个纸卷,和人类一起在纸上绘制起来。不知不觉延展出去的白纸铺满整个房间。他们小心翼翼的在其中穿行,偶尔碰到验看一番对方的新进展,忍不住相互点头赞许。

直到人类肚子里发出咕嘟的响声把他两同时唤醒,安提诺米一看窗外,已经是深夜了。他把盘子往人类方向推了推,人类坐到他旁边捻起食物送进嘴里,就像相交多年的老友一样自然。

 

你是谁?

我们曾经认识吗?

在我不记得的部分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这些想法无法抑制的冒出来的时候,安提诺米感受到一阵突如其来的饥饿感,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实际存在的胃部,胃可以用普通的食物填满,这种则不行,它在引诱安提诺米:吃掉这个人类,你就能知道想要的一切答案的细节,吃掉他。

 

他侧过身体靠近人类,伸出手顺着人类的后脖颈头发上翘的部分把手指伸进头发里往上捋,人类被他突如其来的行动吓了一跳然而被托住了头没法挣脱。

安提诺米就这样捋了一小截,用了点力气把人类的头按向自己胸口,另一只胳膊揽住人类的后背把他整个人抱住。人类比他矮一个头,抱起来刚好完全包在怀里。人类明显僵住了,说不上是害怕还是怎样,这个拥抱是安提诺米一时兴起,初遇的时候他就在想被人类湿哒哒抱住的感觉不坏,这会实践了一下,活生生的身体在怀里的感觉……

果然很不错。

吃掉他只能获得一时的满足,那之后再也不会有和他一样的人类了。

安提诺米想:

艾达和奥格是不一样的,艾达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P2-2

被抱住的一刹那,不久前糟糕的经历和更早的亲切回忆一起在游星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直到意识到对方的行动没有任何恶意才慢慢放松了因为肌肉过度紧张而疼痛起来的脊背。

 

布鲁诺的怀抱和记忆里一样温暖得无法形容。

就像他同样无法形容布鲁诺接着画下第一笔的时候自己的狂喜。

在这之前游星设想过无数可能性:这里出现的布鲁诺只是这个异界根据自己的回忆制作出来的幻影;自己可能已经被抓住了;从一开始夜班人员消失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或者自己终于过劳晕倒了一切的事件都是一个没法逃离的梦境……

然而记忆里的角色只能做记忆里发生过的事,眼前的“布鲁诺”明显超越了这部分。

不管是不是自己认识那个布鲁诺,至少眼前的他并不是自己的幻想,是真实存在的活着的,单是想到这点他就无比感激。

大概因为紧张了太长时间,这会一放松他不由自主的困倦起来,眼皮开始打架,听到布鲁诺说了什么——依然是听不懂的语言。他没有试图分辨,任凭布鲁诺把他抱上床,维持着这个姿势躺下来,游星模模糊糊想,当年这人没这么粘人的,这样想着在对方怀里睡着了。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