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马甲FZ

可食用蟹

严重蟹不足,想吃蟹。


所以先割个布鲁游的腿肉。

对了,是文。


预警:

肉眼可见的OOC

可能有部分猎奇描写

看起来是架空不过只能算半架空的背景设定,背景名词从龙枪那搬的,不用在意实际意义,反正记得艾达人和奥格都是食人魔就对了。

所以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名字是食人魔之岛,太正经了无法体现割腿肉的初衷所以没用。

因为生殖隔离所以可能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肉……


以上,没问题就请继续吧。


P1小艾达的花园

 

他推开园门,小心翼翼避开攀附其上的藤蔓,古旧的栅栏关节转动发出的声音还是惊醒了一园的植物,花儿们矜持的昂起头,假装不经意的选好角度对他展示着刚挂上的露珠。他一路好心情的对着她们点点头,推着小推车在狭窄的白石子路上走着。小推车颠颠簸簸一路到了园区中心,枝叶遮天蔽日的灰宝石树树根处巨大的树根盘根错节,交叉处肿大的并不是树瘤,而是椭圆形的灰宝石果。

他挑了一个最大的搬上哼着歌推车出园,不管重复了多少次,这种普通的收获的早晨总是让他感觉愉快。

站在案板前,一份由灰宝石果为主料包括饮料在内四人份的套餐已经在他脑子里成形。那么接下来——

他把刀子扎进果实坚实的果皮里往下一划拉。

粘稠的液体溢出,看起来结实的果皮顺着裂口迅速绽开,更多香甜略带发酵气味的液体涌出流满整个案板。

他皱起眉毛,明明是新结出的果实,为什么看上去跟在避难所里存放了若干年不可考证来由的罐头一个样。

然而随着喷涌的液体滑出来的,并不是预料中腐烂的果实,而是一个人类。

 

人类躺在液体里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仔细观察能看到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人类很年轻,左脸上一道金色的纹身曲曲折折从眼眶贯穿到下颌,黑金相间的头发胡乱的支棱在脑后,被液体捋得像只八足生物。年轻人的身体裹在一件对他来说过大的白大褂里,湿透的布料皱巴巴的贴合皮肤,看得到下面紧实的线条。

 

这是艾达之岛上很少见的珍味。

 

用对付灰宝石果的方法烹制人类未免太失礼了,新鲜的人类不用加任何调料就已经足够美味。主菜直接端上鲜活的一整只,大家都会喜欢的。

 

就是配菜要花点功夫,还好储物柜有存货……他兴奋的盘算着,瞥到人类湿哒哒粘乎乎的衣角,意识到所有事情之前得先得搞个大清洗。

 

人类躺在浴室的角落,身上的衣物已经被他除下来,他抬起人类的脑袋,打开花洒从头顶开始冲洗,凉水把灰宝石液带走不少,微醺的气味下面,少年人干净的味道露出来,闻起来格外撩人。

他心里一动,握住人类的脖子,低下头往脖颈处闻了闻,再慢慢往上移动,越过小巧的下颌直到略显冰冷的嘴唇,那两片柔软的肉闭得并不紧,毫无防备的张开一小条缝隙,引得他不由自主凑得更近些……

 

这时候人类挣动一下,忽然推开他的脸,倒向一边拼命咳起来,直到呛红了脸才把肺里的液体全咳出来,人类盯住咳出那一大滩液体愣了一会,深呼吸了几下平复好状态才注意到旁边拿着花洒的他,然后就像中了魔法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在这安静的尴尬里,他忍不住想:

 

啊,原来是群青色的。

 

人类因为剧烈呛咳过沁出不少泪水,群青色的瞳孔就那么湿漉漉不转眼的盯着他,眼圈好像越发红起来了。

 

又安静了一会,他忍不住又想:

不会脑袋砸坏了吧?这可是很影响风味的。

 

正在他担心口感的时候人类忽然吐出一个短发音,扑上来整个把他抱住,抱了一会又发出那个声音,来来去去重复了好几遍。做完这一系列毫无逻辑的事后人类放开他,又仔细的看了一遍他的脸,还伸手摸了几次像是想确认什么。

 

他:……

怎么回事,这体验还挺新鲜。

他配合的让人类又看又抱又摸,就等看看人类还有什么新招。

 

人类好像忽然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终于坐正并起双腿,还有点羞赧的朝他笑了一下。可是眼睛一直没羞没臊的盯着他,开始自顾自说起话来。

人类好像很激动,话特别多。

他一句也听不懂。

 

不可能听得懂,虽然有一样的外形,人类和艾达内里的结构是完全不同的,各自的语言对对方就像损伤大脑皮层的病人面对曾经习以为常的文字无法辨识的情况一样,不是靠努力归纳规律就能解决的问题。

无法沟通的语言倒是提醒了他,对面只是食物。

他伸出手,五只手指轻轻搭上人类的额头,对方眼神变得疑惑,但是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像是笃定他不会伤害自己。

他合上手掌,切断了人类的意识。

 

敲门声恰到好处的响起,门外传来帕拉多克斯快活的声音:

“安提诺米饿死我了我可是一天没吃东西饭做好了吗!”

 

说好的聚餐结果主人忙活半天端出来的只有几片沙拉叶,帕拉十分气愤;ZONE再次失约,只传了一份影像过来道歉;阿波尼亚倒是很平静的吃掉了自己那份餐点,一如既往把ZONE的那份放进早就准备好的打包篮。

安提诺米听着浴室的动静看着没有得到好好招待的客人们,一时有些心虚。

但是被食物用这么热切的眼神看着,再有食欲也下不了手,对吧?

 

送走客人后,安提诺米把人类弄干净后领他到房间给他一套睡衣。

人类穿好睡衣后把袖口裤腿挽了几圈确保能便捷行动后抬头望向他,等待下一步指示。

安提诺米注意到人类醒后自从明白双方语言不通后就放弃了用语言沟通,最开始的滔滔不绝大概的确因为太激动,人类本性应该偏安静,就算是长时间什么也不说也没有太不自然的表现。从浴室到卧室人类全程都很配合,也能按他的希望快速行动——也就是说并没有撞坏脑袋。

这个结论让安提诺米十分满意,养个安静聪明的人类感觉还不错。

但是接下来的事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艾达之岛对人类并不是个容易存活的地方,他们是艾达的食物,也是奥格们的。园子外到处都是结伴溜达的奥格,它们吃相粗暴什么都能下肚,人类遇到它们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安提诺米皱着眉头对人类自言自语:“我不想每次都切断意识,对你的脑子不大好,但是外面太危险了,你不能出去,能听明白吗?”

人类看着他的口型,脸上的专注和茫然表现得一样明显。

 

果然是没法沟通,安提诺米叹了口气之后捧住人类的头,在对方做出反应前把舌头伸进对方嘴里。这个姿势不仅可以用来进食,也可以改变低级生物的思维。他打算用最安全省事的做法——把离开某个区域会死的概念打进人类的思维,这样他绝对不会忘不会违背,就算死也不会从自己的领域跑出去。

人类在他舌头伸进来的时候僵了一刻,忽然发起抖来,哆哆嗦嗦胡乱的拿手推着,挠得没多少力气,明显是巨大的惊吓后身体还没跟上大脑的反抗进度。安提诺米没有管这徒劳的挣扎,一只手固定人类的头一只手抚摸着人类脑后的头发,用艾达本身对精神的掌控力对人类进行威压希望他能安静些。

这种庞大的力量在主人意愿下显得温和,但是对人类的意识来说依然是一种天然压制,人类会丢失掉短暂的几千年里累积下来的常识和理智,像所有暴露在天敌面前无法逃遁的动物一样,失去所有反抗的勇气——通常来说。

眼前的人类和初遇一样看着他——或者用死死盯着更合适,表情混杂着震惊恐惧和愤怒,最后这一点愤怒支撑着他暴发了一样拼命挣扎起来:双手并用,还加上踢打。安提诺米身量比他高出不少一时竟也压制不住,艾达人的习惯想法让他难得的动了气,安提诺米用力抓住人类下颌,在舌头进去的同时把疼痛和恐惧向前方压了过去。

不过是个人类,吃掉算了。

人类全身发着抖,喉咙里滚动的惨叫被艾达人的舌头闷回去压实了憋成压扁的呻吟,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对方,眼眶慢慢红起来。

那湿润的眼神让安提诺米有些画面闪回的错觉,他想了想,伸手盖出人类的眼睛,慢慢退了出来。压力一去,人类反而没了逃跑的力气,整个人就顺着床沿滑了下去蜷缩起来,捂着头抽动着喘气。

 

怎么回事啊,安提诺米看着蜷得像只虾米的人类叹了口气,他一向友好而温和,对奥格都客客气气的。偶尔食用误闯进岛内的人类也是遵守了最基本的礼仪完全不会让对方痛苦。刚才的愤怒和压制都不像自己干出来的“……不过你也……抗拒得太厉害了吧?”

他小声的对人类说,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话说出口的时候他意识到人类可能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他帮人类脱衣服时注意到那些衣服又脏又破,还有几道明显的划痕。那时候他以为是人类在原世界流浪的证明,现在想想不管是医生或者研究人员或者制服爱好者都不大可能穿着行动不便的白大褂探险,这些痕迹大概是在岛上弄出来的。其他几位艾达没提过最近有人类逃脱的事,那么他面对的应该是奥格,而且至少从一只奥格口下逃脱了,所以他才对进食反应如此大而且有反抗的勇气。


这推论简直无懈可击,推理到这里安提诺米不由得对人类肃然起敬,他蹲下去想抚摸一下他的头发以示安抚,但是手指碰到人类头皮的瞬间人类又是剧烈的一抖,安提诺米只好收回手,尽量用最柔和的语气说:“不要怕,我刚才不是想吃你,我也不会对你的思维进行改动了,真的。”说完才意识到对方根本听不懂。

他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一条锁链比了一下长度,一端扣在床头一端拴在人类脚踝上。

人类被折腾得没有力气,一声不吭任他摆布,完事后安提诺米检查了一遍把钥匙揣兜里打算下楼,出门的时候回头发现人类还是盯着他。

 盯什么啊,我已经做很大让步了,至少等你习惯了呆家里再松掉链子吧。


明明对方听不懂还是忍不住要解释,安提诺米也不是很懂自己,他打算找同伴聊聊这事。带上门他就打开了意识频道还没说话就听到帕拉多克斯又在大力吹嘘自己不知道从哪捡来的单挑三魔神的冒险经历。

安提诺米清清嗓子,趁着帕拉讲到三魔神合体卖关子的空档问了一句:

“把还没养家的宠物关起来,会被它记恨怎么办?”

帕拉还沉浸在英勇的面具超人殴打魔神的情绪里,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怼死。”

回完发现有点文不对题又找补了一句:“改变想法就好,这么简单的事……”

“可是……对方很抗拒的话怎么办?”

“你也太小心了,奥格神经粗得很,哪有这么容易弄坏。”帕拉多克斯嚷嚷:“安提诺米你又看上哪只奥格崽子了吗?脏死了,我不喜欢,要养就拴到园子里。”

他嚷嚷完了阿波尼亚才有机会插嘴:“养宠物要慎重,养了就要做好养一辈子的准备,安提诺米你不要看着哪只小崽可爱或者可怜就一头脑热的栽进去。它们来到陌生环境需要有个适应过程,你先给它一个安静封闭的环境,不要经常去看……”

不愧是有相关经验的人,阿波尼亚说起这话题一套一套的简直完全停不下来,一口气三十分钟不带停顿的,最后他说:“……不过的确不能太宠了,有时候稍稍延迟一点喂食是有必要的,可以增强你们之间的亲密感。”

这一说安提诺米才意识到折腾了大半天,自己没想过给人类喂食,他打了声招呼离开了频道。

等他准备好“印象里人类大概会喜欢的食物”端上楼打开房门,第一眼就看到刚栓上的链条已经被卸掉了,整齐的摆在桌上,刚栓住的人类倒是端端正正坐在桌子边,看着他不说话。

明显是个表示反抗但是并不敌对的态度。

安提诺米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然后才反应过来语言对他们之间的沟通没有任何帮助,于是把手里的盘子递了过去。

吃吗?


评论

热度(29)